主页 > 仪器资料 >
仪器资料

走近自焚者:陈果向中外记者披露近况(图)

时间: 2021-10-17

  “当时发布了一篇经文叫《忍无可忍》,我们就觉得不应该再等下去了,想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正一次法,加强正法的力度,当时想到的就是自焚,”陈果说。

  不少记者对自焚者的身份很感兴趣。路透社记者问陈果的妈妈郝惠君:“国外有一些‘’的宣传者说你们自焚者不是‘’修炼者,你有什么看法?”

  与女儿同时参加自焚的郝惠君回答道:“我从1996年开始修炼。我在开封市回民中学任音乐教员,我的同事、朋友和周围的人都可以证明我是修炼‘’的。”

  来自美国、英国、日本以及中国香港和内地的记者还在郑州的一所监狱里采访了参与策划自焚事件的王进东、薛红军和刘云芳。

  “为了达到所说的‘圆满’,我们于2001年1月23日到广场正法,我是主要策划者之一,当时也是第一个点燃自己的。”王进东坦诚地告诉记者。

  他拿出几张旧照片说:“有人说我和我妻子不是一家人,是政府雇用的。大家看看,这些照片是我们结婚、还有孩子出生不久时拍的,都是八十年代时的照片。1992年才开始传播‘’,政府八几年就雇我,也太有‘先见之明’了。”

  王进东告诉记者,他经常回想起过去练功的情况。他说:“这种回忆是痛苦的,我全身心都投入进去,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上当了,被侮辱了。是世上最大的骗子。”

  自焚事件的另一个策划者薛红军说:“我和王进东20岁以前就是朋友了,是我给了他第一本‘’的书。看了他自焚的录像后,我对他的妻子女儿感到很愧疚。”

  自焚事件导致刘春玲、刘思影母女死亡,王进东、郝惠君和当时年仅19岁的中央音乐学院女生陈果被烧致重伤。事后,主要策划者刘云芳、王进东、薛红军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15年和10年。

  与王进东、薛红军不同,59岁的刘云芳至今仍然相信“”和他的“师傅”。他对记者们说:“是正法。”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问:“在监狱里,你和王进东、薛红军的条件一样吗?”刘云芳回答说:“他们不修了,不是我的功友了。不过,我们的待遇还是一样的。”

  “我在这里没有看到打骂现象,以前‘’经常说监狱对学员进行迫害,进来之后我才知道,根本没有这一回事,”薛红军说。

  为追求所谓的“上层次”、“圆满”,很多痴迷“”的人员制造了自杀自焚或者杀害亲人的事件。据不完全统计,中国邮政快递业日均服务用户,在此类事件中丧生的人数已经有1660名。

  中国政府于1999年7月宣布取缔“”组织,并帮助痴迷者转变思想,认清真相。目前,绝大多数“”练习者已经摆脱的思想控制,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完)